踏歌疆欲行

发布日期:2019-07-28 06:34   来源:未知   阅读:

  因为今年孩子小升初,小学里的毕业典礼拖得很晚,毕业考后第九天才举行。初中的招生时间也不确定,怕耽误了报名。另外还有暑期各种课,兴趣班,补习班,小升初衔接班,时间错综复杂。后来多方打听,确定了七月中旬初中开始公告招生信息,然后呕心沥血地多方调课,总算在六月底七月上旬挤出了一点点可怜的时间,奔赴广袤无比的大新疆。

  零零散散地做了两个月的攻略,最后计划赶不上变化,许多点都被排除了。只剩下了喀纳斯禾木、赛里木湖和琼库什台(途经著名的伊昭公路、独库公路)。做攻略的时候了解到,新疆其实很安全,安检力度和安全程度远胜于国内其他城市和地区,但是很多人不理解,都觉得新疆不安全。我觉得,新疆西藏要安全得多吧,毕竟川藏南线每年要死掉一批人。

  到了新疆,才对所谓的安全有切身体会。马路边时不时有个岗亭,里面特警抱着枪在值勤。县与县、市与市的交界处,无论是国道还是乡道还是高速,都有安检站,驾驶员查身份证、行驶证、驾驶证,成年乘客要拿着身份证到旁边的检查站网络系统上去刷身份证,小孩貌似不用。车辆必查车尾箱,我曾经两次遇到开引擎盖接受检查。加油站外是铁丝网,所有乘客在入口处下车,步行到出口处等候,驾驶员刷身份证开道闸进铁丝网包围的加油站,加油时还需要在加油机上再刷一次身份证。

  每家有点规模的饭店、酒店都装有安检门,进门先扫描一下,里面坐着保安,保安配有电棍、盾牌、头盔。甚至在禾木那种山沟沟里,小饭馆里还配有一根至少一米二长度的木质防暴棍。

  有人总说少数民族民风彪悍、好勇斗狠,其实这也是误解。我觉得,中国人当中最坏的要数汉族人了吧。只要是与汉族接触不多的少数民族,一般都很善良纯朴。新疆是个民族大融合的地区,这次旅行,我们接触到了维吾尔族、回族、哈萨克族、蒙古族、图瓦族,总体感觉,少数民族谦和善良,不是网络传言中那样不好相与。

  首先吐槽一下乌鲁木齐神州租车,店面搬了家,网页上的地址还没改,我是左找右找找不到打了电话才确定了新地址,耽误我至少半个小时。提了车,开回酒店,装好行李,就开始出发。新疆除了克拉玛依石河子市有4G信号,其他地区都只有3G。原来担心手机百度地图无法使用,后来发现新疆的3G只略逊于江苏的4G,江苏的3G基本上已经废了,新疆的3G用百度地图完全没问题。

  于是,就这样愉快地上路了。新的问题来了,前一段时间,网上吐槽重庆的立交桥,其实,乌鲁木齐的交通状况一样让人头痛,这里的路完全没有横平坚直的概念,很少有十字路口,一个路口,有的是六条路,有的是七条八条路,人脑加导航都不太够用,有时候,左拐的路和直行的路加上右拐的路紧紧靠在一起,感觉三条都是直行道,我就跟着导航乱窜,走错了导航会重新修正路线。另外,路上还有高架桥,百度导航估计也分不清是高架路还是地面道路,在兜兜转转、绕了几圈后,终于上了一条直行大道,指向高速,估计是能够顺利出城了。

  开了一段路,正式出城了,这里的高速单向两条道,路况略差,地面时有坑洼,还有一些碎石子、碎煤渣,限速100。

  这条高速貌似是G216,高速只有一段,后面就是国道,变成限速80了。国道两边,茫茫戈壁,倒也不是寸草不生,生长着一些低矮的灌木和草皮,两边的戈壁也不平坦,有一些起伏,远处还有一些绵延的小山。

  第一天,注定是苦难的一天。国道上,几次下来拍个照片,风很大,刚才在高速上开100码,感觉车头被横风吹得左右晃动,拍照片的时候也是朔风凛冽,不过吹在身上热乎乎的。后来,到下午的时候,有一阵子,左眼突然刺痛,流眼泪,睁不开,我就用手使劲揉,揉了一会儿,痛感消失了,也就没在意。

  这一天,预计开到布尔津县,700公里,最大的问题是只有一小段高速,其余全是限速80的国道。最悲催的是,其实国道你也不可能全开80,逢乡过镇,限速40,过北屯县城,限速40,甚至于过了北屯,好像一路上都是限速40,只看到40的限速牌,看不到黑色的限速解除标志,偶有限速80的,踩油门狂奔一下,前面很快又是限速40了。后来到布尔津县了解到,这条路上牲畜多,为防事故,所以限速40。但是据我一路走来,路上没看到任何牲畜,所以到底是牲畜多还是畜牲多,没有答案。

  话说,慢悠悠穿过北屯县,看到了区间测速标志,还有同样慢悠悠地车顶上顶着仪器的测速车,向布尔津挺进。距离布尔津只有二三十公里的时候,眼睛又开始发作了,刺痛睁不开,泪流满面,并且眼泪流到鼻子里变成鼻涕往下流。我平时习惯左手掌方向盘,于是右手空出来拿着纸巾擦个不停。左眼睁不开,只好瞪着右眼开车,还好路上车少,我可以跑在路中央,对面来车了,我就强忍疼痛睁开左眼看看距离确保安全会车。

  后来强忍着开到了住的酒店。老婆儿子去办手续,并且把行李全部拿进房间,我坐在楼下大堂沙发上默默垂泪。等他们放下行李下楼,陪我到街对面的药店买了一支氯化钠眼药水,然后找了个地方吃饭。吃饭的时候我一直不停地滴眼药水,感觉效果不好。于是吃完饭,让他们回酒店,我自己去医院。刚好布尔津县医院离得不远,我步行过去,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地掏身份证过安检,进去以后,全院只有一个医生值班,什么病都看。这边的医院晚上不挂号(不知道白天是什么情况),直接在医生办公室门口排队。在我之前有两组病人,正在看的是一位老人,出来旅游感冒了,一对中年夫妻陪着,问了些吃药挂水的事以及行程安排。第二组是哥哥带着妹妹,妹妹好像是有些抑郁类的毛病,医生把妹妹叫出去跟哥哥讲,以后遇到同样的情况及时到医院来,不要拖时间。我泪流满面地等着,眯着一只看似仇恨的眼睛,面容想必有些狰狞,虽然我的身材看起来相当无害。

  终于轮到我了,我把情况一说,然后问会不会是眼睫毛断了掉在里面,因为以前我有过这样的经历。医生翻看了我的眼皮,说,估计是路上的小细砂吹进了眼睛,然后因为我揉得厉害,细砂把眼睛里到处都划伤了。即使现在细砂不在眼睛里,里面的伤口也一时难以愈合,所以眼睛都红肿了。“眼睫毛没有看到”。年轻的包治百病的医生说。那我问怎么办,他说开支含激素的眼药水试试看。我也不懂为什么要含激素,于是开了支地塞米松眼药水。

  早上起来,我的眼睛好了。儿子的肚子坏了,一大早起床吐了一次。这小家伙十三岁了,办事超级不靠谱。昨天坐在车后面,闲来无事,不停地吃车上的干粮,吃了喝,喝了吃,听听评书,吹吹空调,悠哉乐哉。我反复跟他说,车上的干粮是为防止车辆发生事故抛锚露宿荒野用于救命的救命粮草,这小子左耳朵进右耳朵出,照吃照喝不误,结果,肠胃坏了,消化不良,大白话就是吃撑了。给他吃了几片健胃消食片,又从酒店厨房讨来一碗玉米粥(想讨白粥没有了)放了点糖让他喝,他喝了大半碗,然后开车前往喀纳斯。

  布尔津县距离贾登峪135公里,部分路段限速40,大部分60。贾登峪是接待中心,有酒店与餐饮,而且比景区内要便宜许多,算是喀纳斯禾木的大门。经过贾登峪再往里开十几公里,是一个Y字形路口,左行二三十公里就到喀纳斯,右行四五十公里到禾木。从布尔津出发后,一路上的地貌逐渐丰富起来,有光秃秃的裸露岩群,有草原水洼,颜色层次也多起来。新疆的草原比青海的草原更美,就因为新疆的草原上颜色丰富,青海的草原要么一片翠绿,要么露出一点泥土的颜色,新疆草原上的植被很奇特,除了当季的白色、黄色、紫色小花,还有比如远看像金黄色枯草的植物,泥土也有土黄色、褐色、铁红色,各种色彩交织,变幻多样,很具美感。

  一路行来,后面都是在草原上穿行,路边有一些帐篷,有的挂着牌子提供饮食和骑马。儿子称之为蒙古包,我纠正他说又不一定是蒙古族的,所以只能叫帐篷。一路上,偶尔也有一些小鹰在盘旋,飞得都不高。

  到了喀纳斯景区,儿子状态还不是太好,路上停车又吐了一次。车无法开进景区,只能乘坐景区区间车。我们停好车,两个箱子留在车上,带好三个背包,里面装着必需品,比如换洗衣服、冲锋衣、洗漱用品,还有一些饮水和食品,以备不时之需。

  坐着区间车进了景区,沿着喀纳斯河往里走,大约开了一小时,到了景区区间车换乘中心。这个换乘中心是个枢纽或者集散地,算是个总站,去观鱼台、去图瓦老村新村、回景区大门,都从这里出发,而且换乘中心周围有一些餐饮店及少数旅馆。

  我订的是某集团公司旗下的林海山庄,服务比较到位,据说景区内最贵的喀纳斯山庄也是这家公司的,就坐落在喀纳斯湖边上,另外,禾木也有他们公司的一家禾木山庄。

  林海山庄坐落于换乘中心旁边的山坡上,属于换乘中心板块比较高大上的酒店,在这个山坡上,也有另外两家别的酒店,但是位置都在林海山庄后面,换乘中心往前,是图瓦新村,你也可以住在这里,这边都是木板房,俄罗斯族叫木刻楞,算是图瓦族民宿吧,条件肯定差一点。

  这个酒店还有个好处,虽然在坡上,但是有车可以接送。我们下了区间车,打了电话,五分钟后一辆面包车就过来了。

  面包车爬了一个陡坡,上了坡就到了林海山庄。进门后卸下包过安检,酒店女经理很和善。我考虑到当时已经是五点多,儿子身体也不好,不想弄得时间上太紧张,和老婆商量了一下,决定住两晚,后天上午再出景区。

  我想到这里有这么多图瓦族人居住,有老村还有新村,应该会有医疗机构。向女经理一打听,果然有个卫生所,女经理还安排接我们的车送我们去。万分感谢。

  到了卫生所,也没有挂号一说。女医生、女护士都是图瓦族,不过要见她们必须先出示身份证给门口的保安。女医生问了病情,我本意是挂点抗生素好得快点,毕竟我们出来旅游的,时间很宝贵,女医生说不挂头孢,挂点维生素B6(好像是),我也没办法,只好听从她开药。她开药只开一天,告诉我们明天再来挂的时候再开,一天的药12块钱。图瓦族女护士不知道到哪里去找来了药,老婆陪儿子挂水,我回房间拿点东西。

  这下子可没有车来接我了,回酒店的路注定崎岖。刚才车爬坡的路旁边,有一条水泥台阶,在我看来像是天路一样,我拖着老迈的腿,一步三晃地爬上了坡,刚走到酒店门口,一辆面包车超过我停了下来,我一看,天哪,车还是那个车,司机还是那个司机,我怎么没搭上顺风车。副驾驶座位上下来的正是那个女经理,我无奈地朝她笑笑挥挥手。让我更无奈地是,车厢里出来的是老婆儿子。他们十五分钟就挂完水了,还搭了顺风车。儿子说药水只有一小瓶,挂得很快。我担心儿子恢复得慢,但儿子说他原来肚子一直胀胀的,现在感觉肚子有点饿了,想吃东西。看来这药还真有点用。

  吃了点东西,回房间休息了一会儿,大约九点钟,我打算和老婆出去走走,不想浪费大好时光。这时候天已经阴下来,好像快下雨了。我们交待好儿子在房间里休息,出门沿着换乘中心旁的水泥路,往喀纳斯河方向走去。

  很快雨越下越大,相机都没办法拿出来用了,身上的冲锋衣也逐渐阴透有些潮湿的感觉,只好匆匆而去匆匆而返。

  入住时,女经理说景区的区间车要到九点才发第一班,但是她们公司会安排车送住客去三湾看晨雾,最早一班六点五十,看完晨雾再回来吃早饭。所以今天就早点睡吧。

  早上起来,没赶上最早的六点五十的车,但还不算太晚,大概靠近八点出发的。天上飘着毛毛细雨,我们按照计划,先坐酒店的车考斯特到神仙湾,我们下车,车继续前往月亮湾。

  车的行程是神仙湾——月亮湾——卧龙湾,我们的计划是先在神仙湾观光,然后坐后面的车到卧龙湾,然后回头徒步到月亮湾,因为卧龙湾到月亮湾这一段不仅风景绝佳胜过其他路段,而且长度只有2.2公里,非常适合我这种提前早衰的老人腿。

  考斯特走后,我们穿过马路,走到栈道上。神仙湾是飘浮着淡淡的雾,虽没有缥缈仙境的感觉,但是令人心肺舒爽、心情大好。

  继续坐车到了卧龙湾,下车后往回走,2.2公里的路段虽然不长,但走起来好像远远不止2公里,估计是算的直线距离吧,线公里长。

  儿子拖着不适的身体陪伴着我们。人生很奇妙,就像旅行,最初的时候,是想带你看世界,陪着你走万里路,其实,也是你在陪着我们看世界啊。

  欣赏完三湾,已经十一点多了,往回走的区间车也不好等。等了大约有半个小时,终于有车有空位了。这里我要说明一下,景区区间车,乘客不能站着,没有空位就不会再上人。有时候从景区大门进来的车没有空位或者空位不够,那半路拦车的人是无法登车的。而且后来我们还了解到,司机附近的座位只能女人和小孩坐,成年男子必须坐到汽车中后部去,为的是防止暴徒或极端分子抢司机方向盘制造事故,并且每辆区间车后面都有一名工作人员,其实就是安保人员。

  等了半小时终于上了车,到了换乘中心,先去卫生所,女医生看看儿子精神状态不错,说不用挂水了。

  已经十二点了,我们三人都觉得饿了。于是来到一家有点文艺的店——守望音乐餐厅,喂饱了肚子。儿子胃口不错,看来确实是慢慢恢复了。

  下午我们准备去观鱼台,要爬一千级台阶。我们担心儿子太累,不要又病倒了,于是和他商量,让他在房间看电视休息,我们俩去爬。

  观鱼台120一张票,买了票,上了车,车飞速地跑起来,大弯小弯、上坡下坡,晃得我头晕眼花,司机水平确实高,有的路段特别窄,有的弯紧靠着山崖,他一把方向去转过来了,我都被吓得出了一身汗。

  下了车就开始登顶,1000级台阶不算多也不算少,时间充裕慢慢爬。其实这也由不得你快爬,因为真像宣传的一样,一步一景,爬几步就要停下来拍照。沿途都是野花,我线月底已经不是花季了,山坡上仍然有那么多好看的花,颜色各异,形状各异。我从未期许能在草原上看到这许多繁花,所以登顶观鱼台,还没登顶,已经给我莫大的惊喜。

  天气不好,处处是浓雾。观鱼台为观喀纳斯湖而建,而一路攀登过来,远处的山岭、树林、湖面都模糊不清。不过我们不着急,太阳出来了,浓雾渐渐散去,我们不是赶时间的大妈旅行团,有的是时间等待,直到雾散云开,神秘的喀纳斯湖露出真容。

  观鱼台两层,上层风很大,我裹紧了冲锋衣,带好了帽子,从上层走到下层,又从下层走到上层。渐渐的,风把雾吹开了,远处的雪山顶依稀可见,观鱼台下的森林、草原、河谷以及牧民居所也逐渐可辨。

  等了至少一个小时,天光大亮,太阳变得火辣起来,雾终于散开,神秘的喀纳斯湖终于出现在眼前,它碧绿深邃,既有赏心悦目的色彩,又有令人心悸的诡秘,云朵在湖面投下阴影,那巨大的阴影似乎充满了未知的力量,引人探知又摄人心魄。这种感觉无法名状。这是人对大自然的敬畏、对未知世界本能的恐惧,总之,我看着这湖水,心里没有那种悠然自得的情绪。

  这湖,下游就是流进喀纳斯河,上游,视线不可及,应该是处于未开发的区域。因为曾听导游说,沿湖边走不要走太远,会有野兽。

  下了山,打电话给儿子,让他下坡与我们会合。会合后,我们又到去过的餐厅吃了东西。然后从换乘中心乘车去游船码头,不是为了坐游船,而是那边有一条泰加林步道,想去走走。

  末班区间车是八点半,我们赶在八点半之前坐上了车,然后回到换乘中心。天色还早,我们沿着昨天下雨没走完的路,带着儿子,继续前往喀纳斯河。

  在河边的草地上,我们稍作逗留,太阳光依旧很强烈,遇到一群回家的牛,乱拍了几张,逆光照很难拍啊。

  喀纳斯河上有两座桥,我们从一座桥上走过去,绕了一个弯,又从另一座桥上走回来,过了桥就是图瓦新村,这里开了很多客栈、饭店。我们进了一家大概是回民开的饭店,一看大盘鸡要280,烤全羊3500,乌鲁木齐的大盘鸡中盘是78,太狠了,直接走人。我感觉这家店是两份菜单,当地人去吃肯定便宜,因为当时有一桌当地人桌子上有一盆大盘鸡。

  晚饭回到林海山庄吃的,点了大盘鸡,价格不记得了,里面还加了两份面皮,反正比刚才看的便宜多了。

  早上,辞别热情的女经理,酒店的车把我们送到换乘中心。我们坐车出了景区,开上车,赶往禾木。路上的几十公里,都是盘山公路。不过这对我来说已经是小意思,之前我已经有累积超过3000公里的山路驾驶经验,难不倒我。

  一路上,开开停停,遇到好的景,就停下来拍一下照片。新疆的路边都有观景台,最多几公里就有一个,可以停车休息,而且一般都是在景色不错之处。

  到了禾木,停车场的工作人员过来让我们把车开到最远处的小车停车场。哦,差点忘了告诉大家,这个指挥停车的人不知道是什么民族,长得特别像香港演员雷宇扬。年轻人可能不认识此人,因为他已经好久不出来抛头露面了。可以百度一下。

  停好车,背着三个背包,我们进了禾木景区。门票70,区间车100,好像是这个价格。区间车一路开进去,我感觉比喀纳斯的景区道路还要远,不过一路上的草原景色可远胜于喀纳斯的主干道两侧风景。只不过我在车上没法拍照,隔着车窗玻璃拍出来的都有光影瑕疵,所剩的好的不多。

  话不多说,到了禾木村,放下行李,就去找禾木河,过了河,走栈道登上观景平台,这是很多摄影爱好者拍禾木炊烟和禾木晨雾的地方。所以秋季,叶子金黄的季节,观景平台上架满了三脚架,摩肩接踵,人满为患。

  刚走到禾木桥上,天边有朵雨做的云,得势不饶人地下起瓢泼大雨。我们把冲锋衣的帽子带着,不急不忙地往回走找地方避雨。路过一家小吃店,进去点了烤羊肉串,还有一些其他食物。雨越下越大,小吃店门口的烤炉被淋得没办法烤肉了,我们说那算了吧。

  正吃的时候,我看到门旁边放着一根至少一米二的木棍子,上细下粗圆溜溜的,应该是用机器加工的,旁边还有一个警用头盔。这安保,简直无孔不入啊。雨小了,老板说可以继续烤肉了,我们同意了。吃完了这顿,雨停了。我们重上禾木桥,沿着木栈道,穿过白桦林,爬观景平台去了。

  白桦林,我最期待的白桦林,本来是打算去东北看的,没想到在大新疆见识了。那首哀伤的《白桦林》还能萦绕心头吗?

  终于登上平台,原来这也是在山坡上,平台后面还有一排山峰,山脚下是一片草原,有些许马匹在啃食青草。

  在观景平台上走走看看,太阳把禾木村照得金黄,白桦林掩映着禾木河奔流不息,似乎留不下岁月的痕迹。

  有很多年轻人,从全国各地来新疆组团游玩,一旦行程结束,无论在旅程中产生的友情多珍贵,最终结果都是分道扬镳,他日相见。我们不同,即使旅行结束,我们一家也是一起返程,风雨同舟,不留遗憾。

  观景平台旁边的草原上,还有个小商铺,卖一些饮料,可以租少数民族的衣服拍照,甚至还可以骑马。

  我看到远处山坡上有一片紫色花海,就和老婆说了。老婆说,要不我们走过去看看。我说,望山跑死马,这样走过去至少两个小时,太累了,而且上面也不知道有没有路。老婆说,我们走走看嘛,不通了就回头。于是我们沿着一条摩托车道走过去,道路很窄,是摩托车轮子压出来的,最多三十厘米宽,时不时路中间还有马粪,要绕着走。

  这时候太阳渐渐落到山后面,近处的山只剩一点光影。路过原来的观景平台售票处,原来还要买票?又走了一段,那片紫色花海依旧可望不可及,于是果断放弃。天已经黑下来了,赶紧下山。

  下山回到村里,在一家小商店买了点东西,老婆买了点奶酪,很香很甜。我又发现了一种好喝的饮料,叫奶啤,其实就是一种乳酸菌饮料,加上之前的汉斯小木屋牌果啤,还有大西北才有的民族品牌传统运动饮料健力宝,对于我这个太喝饮料的人来说真是感觉一级棒。

  今天主要是赶路,而且特意走的是另外一条路。我的规划是一条环线,从乌鲁木齐布尔津县是G216,从乌鲁木齐东面的沙漠公路走的,回程是从乌鲁木齐西面的奎阿高速走的,为的就是体验不一样的景色。穿过布尔津,走过好长一段限速80的国道,就上了高速。无论是国道还是高速,车都少得出奇,路况好得不要不要的,但是不要忘记了我是一名很守规矩的老司机,绝不违章超速,也请不要忘记了新疆违章会罚得人想把驾驶证都给扔了(网络传言)。一路上遇到好几辆车,把车牌卸了,车上弄个临时牌照,表示自己是新买的车,以此逃避测速。其实有的车一看就不是新车了,警察也不是傻子,反正我好几次看到这样的车被警察单独拎到一边交涉去了。

  今天赶到克拉玛依住宿,路上看到一些叩头机都没运转,听说现在新疆油田都不开采了,保护资源。

  晚饭是这么解决的,在一个小区门口的烧烤摊上买了40串烤肉,然后在旁边一家吃芦花鸡的饭店吃大盘鸡。

  吃完后在回酒店的路上,进一家小超市买饮料。老婆突然说,儿子长高了。从家里出来的时候刚刚和我比过,一样高,现在估摸着高出了一厘米多,难道是连吃了一个星期的肉吃的。旁边超市老板娘开口了,她说这是很有可能的,她的女儿前一段时间连吃了半个月的羊腿抓饭,三岁不到就窜到了117厘米,她赶紧不再让她女儿吃羊肉了。

  离开克拉玛依,继续上高速,到了奎屯往西走,往精河县方向。开了半天,眼疾复发,老婆说可能是阳光太刺眼加上长时间开车用眼,把她的墨镜给我带上,效果果然很好,眼睛一下子好了。从此,我每天都架着两副眼镜开车。

  六七点钟的时候,终于看到了赛里木湖,这里湖的东面。因为在高速上,无法细看,继续往前开大约三十几公里,远远地看见赛里木湖隧道,隧道入口前面五十米处有个口子,可以下高速到湖边。我们在湖边预订了龙岭山庄,这是湖边唯一的一家酒店,三人间700,我觉得没有上千已经老板已经很善良了,毕竟是唯一嘛,其他住宿的地方都是帐篷。下了高速一看,在修路,满地坑坑洼洼,因此也走错了路,一下子直接进了景区,没办法,只好买票。龙岭山庄在景区外面,我们买了票开进了景区,然后掉头出景区,先去办入住,因为湖边的住宿很紧张,我们担心不早点入住房间会让老板安排给别人。出门在外,什么事没有呢。

  出了景区,一路颠簸着开了两三公里,路过几个叉路口,我们沿着最宽的路走,终于到了龙岭山庄。

  办完入住,稍事休息。赛里木湖当天的票当天有效,况且时间还早,距天黑至少还有三四个小时,我们驾车再次进入景区。

  赛里木湖古称“净海”,位于博乐市境内北天山山脉中,紧邻伊犁霍城县,湖面海拔2071米,东西长30公里,南北宽25公里,面积453平方公里,蓄水量达210亿立方米,湖水清澈透底,透明度达12米。

  赛里木湖原本没有鱼,1998年从俄罗斯引进高白鲑、凹目白鲑等冷水鱼养殖,2000年首次捕捞成品鱼,结束了赛里木湖不产鱼的历史,经过十年的发展,已成为新疆重要的冷水鱼生产基地。

  赛里木湖确实很美,完胜青海湖,虽然它们俩都是“一滴泪”,但是赛里木湖是“大西洋的一滴眼泪”,多美,而青海湖是“上帝的一滴眼泪”,真咸!

  来到第一个观景点,天空一碧如洗,万里无云,略显单调。渐渐地远处飘来一朵云,在湖对面的山上不走了。湖水里也隐隐倒映着这朵云。湖边有些人赤着脚下了水,其实这不科学,不,应该是不文明,少数民族地区把这样的湖当成圣湖,是禁止人下水的,但是,湖边的都是汉族人嘛!

  继续往里开,走走停停,有一处观景台的景色十分漂亮,湖边有一弯浅滩,可以与湖作零距离接触。

  湖的西面据传风景胜于湖的东面,称海西草原。一路上都有工程车、渣土车,道路在拓宽。沿途都有少数民族的孩子在拉客住宿吃饭。

  天色将晚,我们从湖边返回,靠近景区出口时,有一个服务区,开有一家圣泉饭店。我们在那里解决了晚饭,期间我的眼睛十分难受,滴掉了半瓶眼药水。刚才在湖边,阳光太强烈,即使带了墨镜,也不能幸免。

  饭店伙计过来介绍,他们这里也有住宿,带我看了一下,大概有四五个房间,有的是高低床,适合人多的,也有标间。都挺干净整洁。

  返回酒店,等到天黑,繁星升空,出来看星星。不过酒店的灯光太亮,干扰了视线,星星看得不清楚。这时候如果是在湖边,肯定要美得多。

  看到酒店对面果子沟大桥上依旧有卡车开着大灯慢悠悠地走,穿行在果子沟之中。

  凌晨一点,老婆带着儿子再次出来看星星,那时候酒店已经万籁俱寂了,在寂静的夜空中找到北斗七星和W星的那一刻,儿子激动得直跳,然后遗憾自己知道的天文常识太少。感叹宇宙如此浩瀚,站在星空下,带着敬畏,才觉出自己的渺小。

  起晚了,早饭时间已过。问前台小哥能否整点吃的,小哥很热情地拿了几个馒头和几包咸菜。虽然馒头是冷的,但是仍然感觉十分温馨、很感动。离开龙岭山庄,从昨天下高速的入口上了高速,紧接着就进了赛里木湖隧道,算是正式进了果子沟。果子沟大桥蜿蜒曲折,把几座山串在一起,连通着几个隧道,我只记得赛里木湖隧道和将军岭隧道,其他的名字都没注意。沟里青翠苍绿,高速旁有观景台,我们停下略作欣赏。

  今天的计划是赛里木湖到伊宁,走伊昭公路到昭苏,绕到八卦城特克斯。本来伊宁可以走S220直达特克斯,但是全程修路限行,于是只能从昭苏绕一下,我也顺便跑一下伊昭公路。

  伊昭公路,全程120公里,一路翻山越岭,每年6月至10月通车,其他时间封路。

  到了昭苏,按导航走,有一座桥在修,限行,我一看正好限行时间刚过,应该可以通行了,问值勤的保安,保安说,时间虽然到了,但是工程还没完成,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走,叫我绕道,告诉我怎么走,说了好几个拐弯,我没记住。只好硬着头皮乱闯,边走边问。

  问了几个人,越走越不对劲。走到一条小路,是个死胡同,路中间堆着一堆石子,一个少数民族男子带着几个小孩在玩。我向那男子问路,貌似他不懂汉语,没有作答。我绕着石子堆走了一圈,准备回头,一个少数民族孩子叫住了我,用不标准的普通话告诉我怎么走。原来那个男子不会讲汉语,特意叫那个孩子告诉我路线。纯朴的少数民族哪。

  东绕西绕,又回到刚才那座封路的桥旁,路已经通了,我白折腾一番,早知道这样还不如在旁边停车等一等。

  往东走出昭苏城,就出现一块一块的油菜花田,虽然面积不大,但是远处有雪山作背景,也别有一番特别的韵味。

  向东走七十公里,就到八卦城特克斯县城。一路走来,风景独特,有的路段,两边的树木弯成拱门一样遮蔽着公路,像绿色的隧道。有的路段,树木上涂着白漆,然后还有一条红腰带,十分好看。

  晚饭在旁边一家叫“馋私猫”的饭店吃的,生意火爆,宾客满堂。我们点了卤猪蹄、小炒肉等菜,味道不错,大块朵颐一番,还首次品尝了卡瓦斯,其实就是一种蜂蜜饮料。

  退房以后,在旁边超市补充了一堆吃的喝的,赶赴琼库什台。前一段路好像是刚修好的,平整的柏油路,跑起来给力得很。后面一段路,简直陷入了深渊。没有修还是小事,问题在于正准备修。原来的没修的石子路,虽然坑洼不平,但是小车走完全没问题,跑个30码都没问题,最要命的是,这条路正准备修,渣土车开进来一路上在路中间倒泥土,泥土里混杂着大大小小的石头,大的总有小南瓜那么大。

  我一路上怠速前行还时不时要踩刹车,偶尔还要下来搬一下石头。这样的路一段又一段,耗费了我三个小时,经问路,距离琼库什台大约还有二十公里,但是我已经受不了了,车颠得我的脖子都逐渐僵硬了,脑袋里像插了根木棍。没有亲身经历过,你无法想像那种颠法,估计比西藏的搓板路更难走,你必须时时当心底盘的刮蹭。真的是把灵魂都从脑壳里颠出来了,对面有车经过会卷起一片层土完全看不清路,必须停下等灰尘散去再开动。考虑到这一路的风景也不差,我判断琼库什台的风景与沿路的景色相似,于是决定掉头,留待下次再来吧。相信下次,路已经完全修好了。

  其实,琼库什台的对面就是著名的喀拉峻大草原。因为我打算去琼库什台,所以没有计划去喀拉峻,回程途上想想,早知道路是这个德性,还不如去喀拉峻。可惜时间已不够。

  返回特克斯,大约才六点多,我们决定在特克斯吃了晚饭赶到昭苏住宿,只要一个小时。于是来到昨天的“馋私猫”,点了水煮鱼、菌菇汤,还有个什么肉菜,那鱼的味道真不错,估计是冷水鱼,可以和前几年在泸沽湖边吃到的鱼相媲美。菌菇汤也是鲜得不要不要的。

  酒足饭饱,赶赴昭苏,入住昭苏宾馆。在半路上,老婆又要借夕阳拍几张油菜花照片,于是来到一处花田。旁边搭了个棚子,有人在卖蜂蜜,地上晒着花粉,老婆看到一只鸡在啄食花粉,刚想驱赶,主人说“没事,都是自家的,它吃花粉,我吃它,一样。”好有道理哦。

  离开昭苏,又跑了一遍伊昭公路,从伊宁市穿行而过,跑了一小段高速,就上了G218。今天我的计划是跑到奎屯过夜,因为今天出门还算早的,大约10点半之前已经出发了。但是,事实上我还是高估了自己,在伊宁吃午饭花了时间,一路上限速也很费时,特别是从G218与G217交接处北上独山子,正式进入独库公路,九曲十八湾的路况以及地质灾害的后患超过了我的想象。

  独库公路,就是G217,与G218在那拉提镇附近十字相交。那拉提也是个成熟的风景区,镇上十分繁华,车水马龙,酒店林立。

  我们大约五点左右路过那拉提,再跑一段就来到G217与G218交接处,左拐北上,进入独库公路。

  独库公路,号称“一山有四季”,是一条英雄之路。1974年8月开始投入兵力13000多人修路,十年间168名战士因雪崩、泥石流等原因而长眠于乔尔玛烈士陵园,他们年龄最大的31岁,最小的16岁。途径乔尔玛纪念碑,跟小贝讲述这段不能被忘记的历史。走过这条路的每个人都会永远缅怀,感恩那些为独库公路建设而献身的有名字的和没有名字的官兵们。网上可以搜到很多的资料,截选出几条:1.独库公路,从独山子库车的公路。全长561公里、连接南北疆的公路。横亘崇山峻岭、穿越深山峡谷,连接了众多少数民族聚居区。它的贯通,使得南北疆路程由原来的1000多公里缩短了近一半,堪称是中国公路建设史上的一座丰碑。2.独库公路有三分之一是悬崖绝壁,五分之一的地段处于高山永冻层,跨越了天山近十条主要河流,翻越终年积雪的四个冰达坂。将天山南北壮丽景观集大成于一线。塌方、雪崩、水毁;蓝天、繁花、碧草;落日、晨雾、峡谷...3.独库公路由于地域特殊,每年11月初到次年5月实行冬季交通管制,6月初至10月底解除封路,且禁制9座以上车辆进入。

  刚走上独库公路的那一段,应该是在山沟里,景色秀丽,盘山公路两旁时而森林,时而草原,时而怪石,蓝天白云,景色宜人。跑着跑着,随着海拔升高,植被逐渐减少,地质灾害的影响逐渐显现,山两边经常大片的落石倾泻下来,触目惊心,雨天走这路要绝对小心,那些石块容易再次下滑。

  一路上的路况除了急弯大弯,路面还经常有碎石子、石块,只能减速小心通过。行程中还遇到几个刚修的隧道,里面还没有亮灯。

  一路弯来弯去,很快就天黑了。有的车不走了,就找个平坦的地方停车,准备在车上过夜,因为夜里开山路确实不安全,特别是没什么山路经验的。

  山谷里,万籁俱静,一轮朗月,我的车前只有一辆车,隔着老远能看到一点车灯。淡淡月光下,周围山峰鬼影重重,有点吓人。有一座山,像一个巨大的怪物脑袋,紧贴在公路旁,宛如有妖魔鬼怪在瞪着盘山公路,十分有威慑力。

  早上十点半出门,跑过伊昭公路,G218,独库公路北段,到了十二点半,历时14小时,我已经熬不住了,脑袋发蒙,决定在独子山区住下。

  14小时,约620公厘。这次基本到了我的极限,几年前,从丽江泸沽湖200多公里我也开了10小时。

  今天从独山子出发,回乌鲁木齐。半路上有个安集海大峡谷,在沙湾县安集海镇附近。到了目的地附近,导航却失灵了,怎么都找不到。大峡谷是野景点,没有开发,路上也没景点标志,到处问人。不过沿路人很少,有的当地人听不懂普通话。

  后来拦下了一辆当地的车,司机告诉我大概路线,我十分疑惑,因为我根本看不到他所说的路在哪里。然后他一句话打消了我的念头,他说:你这车过不去。

  进了乌鲁木齐市,懵里懵懂地乱开,不知道有没有违章,反正到了订的酒店。乌鲁木齐的路啊,真要命。

  起床后退了房间,行李装上车,车不动,先去吃了早饭,然后出发去了大巴扎。此不详述。

  此游记虽匆匆了账,但毕竟也是我对此次旅行的反馈,我觉得值得写出一篇游记。两年前去云南,就让我感觉索然无味得连游记也懒得动笔。

上一篇:校园招聘一般春招在是什么时候开始
下一篇:fpc线路板为什么有正负层之分?
网站首页 | www.555020.com | 宝宝论坛 | 本港台最快开奖现场 | kj803开奖直播 | 六和奇才网站000098 | 595555.com | www.6094.com

Power by DedeCms